佛教经论摘录18

微言滞于心首,尝为缘虑之场;
实际居于目前,翻为名相之境。

~摘录自《五灯会元》卷第十

 

佛教经论摘录17

青原下八世〔罗汉琛禅师法嗣〕

《清凉文益禅师》

金陵清凉院文益禅师,余杭鲁氏子。七岁,依新定智通院全伟禅师落发。弱龄禀具于越州开元寺。属律匠希觉师盛化于明州鄮山育王寺,师往预听习,究其微旨。复傍探儒典,游文雅之场。觉师目为我门之游夏也。师以玄机一发,杂务俱捐。振锡南迈,抵福州,参长庆,不大发明。后同绍修法进三人欲出岭,过地藏院,阻雪少憩。附炉次,藏问:“此行何之”。师曰:“行脚去。”藏曰:“作么生是行脚事?”师曰:“不知。”藏曰:“不知最亲切。”又同三人举肇论至天地与我同根”处,藏曰:“山河大地,与上座自己是同是别?”师曰:“别。”藏竖起两指,师曰:“同。”藏又竖起两指,便起去。雪霁辞去,藏门送之,问曰:“上座寻常说三界唯心,万法唯识。”乃指庭下片石曰:“且道此石在心内?在心外?”师曰:“在心内。”藏曰:“行脚人著甚么来由,安片石在心头?”师窘无以对,即放包依席下求决择。近一月余,日呈见解,说道理。藏语之曰:“佛法不恁么。”师曰:“某甲词穷理绝也。”藏曰:“若论佛法,一切见成。”师于言下大悟,因议留止。进师等以江表丛林,欲期历览,命师同往。

~摘录自《五灯会元》卷第十

 

佛教经论摘录15
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须陀洹能作是念‘我得须陀洹果’不?”

须菩提言:“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须陀洹名为入流,而无所入,不入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,是名须陀洹。”
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斯陀含能作是念‘我得斯陀含果’不?”

须菩提言:“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斯陀含名一往来,而实无往来,是名斯陀含。”
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阿那含能作是念‘我得阿那含果’不?”

须菩提言:“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阿那含名为不来,而实无不来,是故名阿那含。”
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阿罗汉能作是念‘我得阿罗汉道’不?”

须菩提言:“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实无有法名阿罗汉。世尊,若阿罗汉作是念‘我得阿罗汉道’,即为著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。世尊,佛说我得无诤三昧,人中最为第一,是第一离欲阿罗汉,我不作是念‘我是离欲阿罗汉’。世尊,我若作是念‘我得阿罗汉道’,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;以须菩提实无所行,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。”

佛告须菩提:“于意云何?如来昔在燃灯佛所,于法有所得不?”

“世尊,如来在燃灯佛所,于法实无所得。”
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菩萨庄严佛土不?”

“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庄严佛土者,即非庄严,是名庄严。”

“是故,须菩提,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,不应住色生心,不应住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生心,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。须菩提,譬如有人,身如须弥山王。于意云何?是身为大不?”

须菩提言:“甚大,世尊。何以故?佛说非身,是名大身。”

~摘录自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

 

佛教经论摘录14

尔时,佛告文殊师利法王子:“若有人问汝:‘断一切不善法,成就一切善法,名为如来。’汝云何答?”

文殊师利言:“世尊,若有人问我‘断一切不善法,成就一切善法,名为如来’者,我当如是答:‘善男子,汝先当亲近善知识修集善道,于法无所合无所散,勿取勿舍,莫缘莫求,勿举勿下,莫求莫觅,勿愿勿分别诸法是上、是中、是下,然后当知不可思议行处、无行处、断行处、佛所行处。’”

佛告文殊师利:“汝如是答者,为答何义?”

文殊师利言:“世尊,我如是答者,名为无所答。世尊,如佛坐于道场,颇见法有所生灭不?”

佛言:“不也。”

“世尊,若法无生无灭,是法可得说断一切不善法、成就一切善法不?”

佛言:“不也。”

“世尊,若法不生不灭,不断一切不善法,不成一切善法,是何所见、何所断、何所证、何所修、何所得?”

说是语时,虚空中万天子,以天青黄赤白莲华,散佛及文殊师利上,皆下礼佛及文殊师利足,而作是言:“世尊,文殊师利名为无碍尸利,文殊师利名为不二尸利,名为无余尸利,名为无所有尸利,名为如尸利、法性尸利、实际尸利、第一尸利、上尸利、无上尸利。”

文殊师利语诸天子言:“止!止!诸天子,汝等勿取相分别。我不见诸法是上、是中、是下,不如汝说。”

文殊师利言:“我者我是贪欲尸利、瞋恚尸利、愚痴尸利,是故我名文殊师利。诸天子,我不出贪欲、瞋恚、愚痴。凡夫人分别诸法求过、出、至、到,诸菩萨于法无过、无出、无至、无到。”

诸天子言:“菩萨不到十地,不至佛法耶?”

文殊师利言:“于诸天子意云何?幻人能到十地至佛法不?”

诸天子言:“幻化人尚无住处,何况从此住地至于余地?”

文殊师利言:“诸天子,一切法如幻,无去无来,无过无出,无至无到。”

诸天子言:“汝不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?”

文殊师利言:“诸天子,于意云何?凡夫贪欲覆心,能坐道场得一切智不?”

诸天子言:“不也。”

诸天子言:“文殊师利,汝今贪欲覆心是凡夫耶?”

文殊师利言:“如是,如是,我是凡夫从贪欲起,从瞋恚起,从愚痴起。我是外道,是邪行人。”

诸天子言:“以何故自言我是凡夫,从贪欲起、瞋恚起、愚痴起?”

文殊师利言:“是贪欲、瞋恚、愚痴性,十方求之不可得。我以不住法住是性中故,说我是凡夫三毒所覆。”

“文殊师利,汝云何名外道?”

文殊师利言:“我终不到外道,诸道性不可得故。我于一切道为外!”

诸天子言:“汝云何是邪行人?”

文殊师利言:“我已知一切法皆是邪,虚妄不实,是故我是邪行人。”

说是法时,万天子得闻是语,皆得无生法忍,各作是言:“是诸众生皆得大利,得闻真正金刚语句,何况闻已信解、受持读诵、为人解说、如说修行!当得无碍辩才,一切法中得真慧照明,巧说诸法一相一门,能示众生一切诸法皆是佛法。”

~摘录自《诸法无行经》

 

佛教经论摘录13

于时世尊,于彼婴儿起悲愍心,观本善根知已成熟,堪能知我所说法义。又知众生善根成熟,即往婴儿所,到已于一面住,向此婴儿而说偈言:

“本所造恶业, 今此报应现,
弃捐此空处, 婴儿苦如是。”

尔时,婴儿承佛神力,自本善力以偈报佛:

“瞿昙犹故有, 见弃空处想,
尊在道场时, 不知是想耶?”

尔时,世尊复以偈答:

“我已知于想, 而我永无想,
以怜愍汝故, 来至此空处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若不得众生, 毕竟不可得,
尊怜愍于谁? 谁所转悲心?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众生不知是, 无我空寂灭,
为觉悟彼故, 我行村城邑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达解空寂灭, 觉了空寂灭,
犹有众生想, 如来不断耶?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佛悲力如是, 觉了空寂已,
教化众生故, 导师演说法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犹故有颠倒, 如来未断耶?
无众生生想, 如是生悲耶?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佛之所护持, 菩萨生精进,
为不达众生, 人尊发庄严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此是痴庄严! 若不得于物,
若法非是物, 何由起庄严?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此大悲神力, 调御世如是,
犹不著于物, 为众生说法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法无有文字, 云何可演说?
世间尊败失, 非法作法说。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我不败坏世, 我不非法说,
众生自倒惑, 我解脱彼结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结使无根本, 亦无有方所,
又不在内外, 于何脱彼结?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从于妄想生, 与颠倒共俱,
为断彼妄想, 婴儿我说法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心性自常净, 彼中无垢结,
正使多妄想, 性净不生垢。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如是如汝说, 心性自常净,
客烦恼尘结, 无慧者生染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结无有方所, 亦非方所得,
云何名为生? 愿为我演说。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犹如空中云, 可睹无真实,
结使生如是, 虽见无有实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法同等如如, 其生性即如,
法若是真实, 非如不可得。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一切非如法, 等住于如中,
觉了是如已, 无过无功德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若不得众生, 瞿昙和合谁?
先观察法本, 从谁有烦恼?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过去及未来, 及与现在世,
佛知觉了了, 为众生说法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所演说三世, 及说我能知,
便为是大慢, 则为自称誉。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我不自称誉, 亦不轻慢他,
如如等显现, 是故名如来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如无有可得, 非言说相应,
非言以言说, 是则非是如。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凡夫随于想, 如中生妄想,
为断除我想, 如来出于世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正觉无出世, 善修无生故,
于无生法中, 佛出不相应。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无生现有生, 佛出世显现,
此是世谛说, 非是第一义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犹故有二想, 世谛第一义,
于一乘道中, 瞿昙相违说。”

尔时,世尊复说偈言:

“我不道相违, 我住不相违,
为相违众生, 婴儿如是知。”

尔时,婴儿复说偈言:

“悔过于正觉, 我上所言说,
是佛力持故, 我能如是说。”

~摘录自《神力所持不思议光菩萨所说经》

 

佛教经论摘录12

慈氏菩萨复白佛言:“世尊,诸毗钵舍那三摩地所行影像,彼与此心,当言有异?当言无异?”

佛告慈氏菩萨曰:“善男子,当言无异。何以故?由彼影像唯是识故。善男子,我说识所缘唯识所现故。”

“世尊,若彼所行影像即与此心无有异者,云何此心还见此心?”

“善男子,此中无有少法能见少法,然即此心如是生时,即有如是影像显现。善男子,如依善莹清净镜面,以质为缘还见本质,而谓我今见于影像,及谓离质别有所行影像显现;如是此心生时,相似有异三摩地所行影像显现。”

“世尊,若诸有情自性而住,缘色等心所行影像,彼与此心亦无异耶?”

“善男子,亦无有异,而诸愚夫由颠倒觉,于诸影像不能如实知唯是识,作颠倒解。”

~摘录自《解深密经》

 

佛教经论摘录11

是日已过  命则随减  如少水鱼  斯有何乐

昔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。时南大海卒涌大洮。越海境界有三大鱼。随上流处在浅水。自相谓言。我等三鱼处在厄地漫水未减。宜可逆上还归大海。有碍水舟不得越过。第一鱼者尽其力势跳舟越过。第二鱼者复得凭草越度。第三鱼者气力消竭为猎者所得。时猎者。便说此偈。

第一虑未然  必当被伤害
凭草计现在  彼命得脱死
二鱼俱得免  以济危脆命
愚守少水池  受困于猎者

尔时世尊以天眼观清净无瑕秽。见彼三鱼逐洮波。二鱼得济一鱼受困。复见猎者而作斯颂。因此缘本寻究根原。为后众生示现大明。亦使正法久存于世。即集大众说斯颂曰。

是日已过  命则随减  如少水鱼  斯有何乐

所谓是日已过者。或刹利婆罗门长者居士。若复少壮盛年老迈俱同此日。共有损减之逝昼夜不停。命变形羸气衰力竭。速迅于彼如少水鱼者。或为虚空飞鸟[壽*鳥]河白鹘鹳雀青鹤水乌黑鸡。亦为世人男女猎师。罗网捕取钩饵悬弶。处在浅水一命万虑。受形于水丧命在水。众苦难寻有何可乐。是故说曰。如少水鱼斯有何乐。

~摘录自《出曜经》

 

佛教经论摘录10

波斯匿王。长跪合掌。白世尊曰。今此大众。闻佛所说。疑网结解。犹如日光消除暗冥。得见大明。如此之功。其恩难报。诸弟子等。当以何方施设供养。报今世尊斯重恩耶。

佛告王曰。及诸会众。甘露法教。其功难报。假令有人。于恒沙劫。尽心奉事。佛法圣众。衣食卧具。疾病医药。于意云何。其福多不。

王曰甚多。不可称量。

佛告王曰。甘露法者。精妙难量。济无粗细。非天世人福德之力所能报也。唯有一事。能报佛恩。何谓为一。常以慈心。以其所解。一切善法。展转开化。乃至一人。令其信心成就智慧。展转教化。无有穷尽。譬如一灯燃无量灯。如是行者。乃名为报师徒重恩。大王当知。欲报师徒解脱恩者。以还智慧。解脱众生。如是行者。则为供养三世诸佛。非但供养报一师也。

王叉手白。宣传圣教。开悟群生。令行正见。修习圣道。其福云何。唯愿垂哀。开导众生。

佛告王曰。若善男子善女人。从师闻法。一句一义。展转教化。乃至一人。未信令信。未解令解。如是功德。无量无边。非是凡夫所能知也。大王假使有人。于千岁中。饮食医药上妙衣服。供养恭敬佛法圣众。其福多不。

王言甚多。不可称量。

佛言大王。善男子善女人。从师闻说诸佛正教。展转教化。乃至一人。令其信解。其所得福。复过于彼。千万亿倍。不及其一。何以故。法化之功。应无量故。

~摘录自《未曾有因缘经》